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将军可怕
    “你怕本将军?”炎熠珩上前一步道。

     “小人不敢。”苏阮跟着后退一步,却又觉心口不一,尴尬的不知是上前好还是后退好,索性就站着不动了。

     见了苏阮的惶恐模样,炎熠珩勾了勾嘴角,罢了,来日方长。

     “可用过晚膳?”

     “还未……”

     “你的卧房在前边左转,整顿好了就出来用膳吧。”炎熠珩指了指面前直通的道路,左边的一扇木门道。

     用膳?难道要和大将军平起平坐的进食?没这规矩吧,古代思想已经如此开放了吗?

     “是。”说着,苏阮拂了拂身,朝着她指的方向走去。

     进了卧房,她慌忙背对着木门,把门合上,重重的吐了口气,一颗悬着的心方才落下。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恩人等同于大将军,大将军实则就是恩人?那大将军指名提拔她的用意何在,难不成是有一面之缘的交情,还是早闻她的医术略为出众?

     苏阮有些糊涂了,她也不是没少猜她的身份,还以为是达官贵人之子,来参军,军职也是颇高的那种,可万万未曾料到,她便是领万人士兵保家卫国,人人口中赞不绝口的大将军!

     仅凭一面的交情便提拔她她是不信的,一定是大将军听到了一些流言蜚语,所以才征用的她,不然从未有的规矩,到她这儿怎么就成了呢?嗯,一定是这样了。

     如今知道了,之前的无畏,倒是有些生的后怕。

     大将军身上那种仿若与生俱来的威严使她不得不谨慎对待,往后,可不能出半点差错啊!

     平定了自己的心态,苏阮拿着行囊,好好瞧了瞧屋内的陈设。清雅自在,既不繁琐也不会显得空旷,干干净净的,觉着很是舒服,适合她的风格。

     整理好后,苏阮倒是不敢出去了,不知为何,大将军和楚大哥的感觉完全不相同,和楚大哥在一起显得更自在轻松些。

     叹了一口气,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出了卧室,中间大块的面积,便是用膳的地方了,一眼就能瞧见。阵阵饭菜香飘来,苏阮的肚子咕咕作响,摸摸肚子,是有些饿了。

     炎熠珩背对着她盘腿坐在桌前,听见木门拉开的声响,头也不回地开口淡言:“别杵着,过来坐。”

     闻言,苏阮噢了一声,乖乖的走至炎熠珩对面坐下。

     餐桌是以木制成,不大不小,两人坐恰好舒坦,即便是四个人,也不会觉得挤着难受。总之,她很喜欢。

     看着桌上满满当当的菜肴,苏阮等着炎熠珩先行用,在电视上见过,理应由身份尊贵的人动用,她才好动筷,这是礼仪的基本。

     可奇怪的是,炎熠珩并无此意,像是等着她什么似的。她也不好多嘴什么,也只呆呆的等着对方。

     炎熠珩按耐不住了,见她无心用膳,倒是知晓了她的心思,“如今你身为本将军的医师,往后这吃食,都先需经过你的口。”

     苏阮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敢情这将军是想让她试菜?若这菜食有问题便是她倒霉了,若这吃食有毒,死的也是她先?嘁----!这将军,可真够狠的,往后万不能被她抓了把柄,不然定有好果子吃。

     “是--!!”苏阮拖了小小的长音,不经意的一个撇嘴动作被炎熠珩看在眼里,嘴角微微扬了扬,无言。

     苏阮拿起筷子,每样菜式都往嘴里塞一口,样样试过去,自觉并无异样后,才懒洋洋道:“很安全,将军可以用膳了。”对于这个大将军外加恩人的人,从这一刻起,她有了别样的看法。

     自己的命是命,别人的命就不是命了?

     气的苏阮没再说一句话,只顾着自己不停的吃饭,连之前的畏惧都没有了。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去,她平时吃饭就是这般模样,这样吃着才会觉得饭菜更可口,哪像那些大小姐,筷子一粒一粒的夹米饭,多累人,吃着也不香,仿若当初苏府的苏蕊和苏莲一般。

     看着她吃饭与众不同的样子,炎熠珩顿觉好笑,真是可爱至极。

     炎熠珩指了指嘴角,对她道,“吃饭倒是一点不含糊,哪儿都要给它喂饱了。”

     苏阮理解了她话里的意思,定是米饭沾在嘴别上了,于是用握着筷子的右手胡乱抹了一下,转而又准备去夹菜。

     炎熠珩叹了口气,伸手替她把嘴边挂着的饭粒拿下,指尖触碰到苏阮柔软的肌肤时,对方本能的缩了一下,而后用一种惊恐的目光看向炎熠珩,瞪大了眼珠子,傻愣着,鼓着腮帮子都忘了咀嚼。

     炎熠珩比她淡定的很,轻笑道:“吃得这么急做什么,又没人跟你抢。”

     刷的一下,苏阮羞的红了双颊,忙低下头心不在焉的吃着。是没人跟她抢,可她向来都是这么大口大口的吃,难不成还碍着她了,笑话。这么些年了也没人说什么,到你这儿,废话就多了。将军可真威武,连吃饭都得管。

     当然,这只不过是她想说却不敢说的话罢了。

     ***

     半夜,苏阮躺在床上睡不着了,时不时的翻个身,从上床到现在,她一共翻了487个身,每翻一次都像是煎熬,怎么还失眠了呢!

     是来大将军营帐太兴奋了?还是大将军太慎人了,让她摸不清头脑?

     晃了晃脑袋,睁开双目,想楚大哥肯定是睡了吧,平日里陈威和林正垠二人会不会去骚扰他?以他那直性子,是定会吃亏的,呆的跟头驴似的,怎么转都转不过弯来。

     她如今不在他身边,他能好好照顾自己,不去惹上祸端吗?

     苏阮有些担忧起来,毕竟陈威二人和她有些瓜葛,不知道会不会去寻楚大哥的麻烦。

     ……

     想了很多,到半夜,忽觉肚子难受,有些隐隐作痛,自知是晚膳吃得太多了,她需要方便方便。

     起身穿好外裤,披上外衣,黑灯瞎火的摸着房门出去,强忍着难受,苏阮怕惊醒了熟睡的炎熠珩,动作极轻,脚步也极为缓慢,怕一个不小心,摔个狗啃泥不说,还把里面的一尊大佛给吵醒了,那就不值当了。

     不过这没蜡烛还真难摸索出去,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她还是有些害怕的。

     总算是摸到了营帐的布边,开开心心的一掀,急忙跑了出去找茅房。

     过了一会儿。

     话说回来,这解完急后,整个人都显得精神多了。

     重返回帐内,拉开木门进了去,这漆黑的一片她是真懊恼,完全失去了方向和安全感,使人心里空落落的。

     “啊---!”一声惊呼,苏阮忘了营帐内还有个台阶,四周太黑,加之她心又慌,一个没注意,便绊了去,整个人身子向前倾去。

     原以为会摔到冰凉的地板上,谁知一个有力的臂膀恰好环住了她的背,两人就这么贴着抱在了一起。

     当两个身体触碰在一起之时,苏阮能明显感觉到对方坚硬厚实的胸膛。

     此时安静得都能听到对方均匀的呼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