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姬芮
    “楚烨华?听着……倒是有些耳熟。”宋景烜酌了一口酒,努力回想着。

     “罢了。”见他仰着头久久未答,炎熠珩也不好为难。

     谁知沉默了好一会儿的宋景烜一拍桌子,吼道:“我想起来了!”

     炎熠珩冷眼扫去,微蹙眉,口中极轻的吐出两个字,“莽夫。”

     “在滦州征医的时候见过他,医术相比较另一些还算可以,只不过看着像个呆头鹅。”完全没听到炎熠珩说的什么,自顾自的讲解。

     “那时候见他和苏阮关系稍好些。”

     “只稍好些?”说着炎熠珩又往嘴里送了一杯酒。若是这样就给摸上了,那往后还得了。

     “怎么?你好像对那呆头鹅很感兴趣啊!”宋景烜剥了一粒花生,放到炎熠珩桌前,“别光喝闷酒,这花生可不是拿来看的。”

     一粒花生……

     炎熠珩瞄了它一眼,选择无视,“兴趣倒谈不上。”

     宋景烜放下酒杯,连花生仁儿也不吃了,好好转过身,问他:“我记得你从不过问这些琐事,今儿怎么,还盘问上了?”

     “问我?”淡言,却不像是在问他的样子。

     “昂!”宋景烜一副当然了的样子,连调都提上了。他真想看看,她能回答个什么出来。

     炎熠珩不做声,把宋景烜的酒杯一收,接着盖上桌上那坛酒坛子,准备起身去放置。

     看着她这一系列的动作,宋景烜慌了,忙去拉她臂膀,制止道:“唉---,别介啊,我不问了还不成。”

     要不是她的酒都是珍藏数十年的老酒,在集市上就算有钱也很少能买到的了,他才不会这么委屈求全,每回都栽她手里,奈何又拿她没辙,这心口都堵得难受。

     “初犯尚能给你机会,可我这酒是不给烂嘴皮子的人喝的。”

     宋景烜恨不得现在就上去把酒抢过来在她面前喝个痛快,灭了她那股威风劲儿。但是吧,他一技不如人,二这酒也不是他自个儿的,想喝上几口还得捧着她,真叫人心里头痒痒。

     “炎大将军,属下给您赔个不是,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跟我一般见识了,行不行!”宋景烜不服气的咧开嘴对她一字一顿的说着,话虽这么说着,实则心里已经把她骂的体无完肤。

     好你个炎熠珩,总想着法子刁难我,什么狗屁兄弟,要是让我抓着你把柄,哼哼,看我不收拾你,先让你嘚瑟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你去帮我办件事儿,若成了,多少酒都任你喝,若成不了……”把酒重放回桌上,轻言道。

     “保证能成!这不开玩笑呢吗,还有我宋景烜办不成的事情?”其实他是不想让炎熠珩把话说完,他最明白她,不成功便成仁。若谁沾上了炎熠珩的边儿,那真的是修来八辈子的霉!先不管是什么事儿,成不了?估计大半年都不许他碰酒。

     炎熠珩对他勾了勾食指。

     宋景烜贴近耳朵,经对方把话说完倒把他惊了半天,“什么?我说姓炎的,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这情况可从古至今都从来没有的,你是要干嘛!”

     “况且也没这规矩。”宋景烜倒有些懵了,这人做事怎么从来不按常理出牌。

     “规矩是人定的,有何不可?”炎熠珩挑眉。

     “这万一出了什么事……”

     “没有万一,也绝不可能,你只需帮我办成就行。”

     宋景烜有些搞不懂,她这么着急做什么,也不是什么难事,这不给他提建议呢吗,现在战乱频频,谁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奸人,她可是带兵打仗的大将,她要是出点什么事情,整个国家都会陷入难境。不怕万一就怕一万,即便她武功再过高强。

     漪兰殿中。

     立着一名女子,身着淡粉衣裙,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支七宝琉璃簪,映得面若芙蓉。细致乌黑的长发,披于双肩之上,略显柔美。此时她正焦急的踱着步,一副愁眉不展模样,撅着嘴巴,很是懊恼。

     最后一跺脚,双手舞摆起来,一声咆哮:“啊啊啊啊啊!我受不了了!我要出去!----”

     身旁一直坐在台阶上的小丫头,拖着腮帮子,定定的看着她,不以为然,“公主,你都喊了一百八十二遍了,歇歇吧,别白费力气了。”

     “青茗!”女子听她这么说,有点不满,转身道,“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出去,不能坐以待毙。”

     被换作青茗的丫鬟抬头望她,“公主你可别逃了,你上次没成功,害得奴婢被好一顿毒打,险些丧了性命,现在屁股还疼着呢,难道你忍心看着青铭受苦吗?”说完还不忘两眼泪汪汪。

     姬芮疼青茗可谓是疼的厉害,名义上是主仆关系,可宫里头但凡待的年头长点儿的都知道她们更像姐妹。

     姬芮可是宫里出了名的闯祸精,今天不是把教书老师气跑了明天就是爬到树上抓风筝,她一旦玩儿起来,整个后宫几乎一半的宫女都得陪她一起玩儿。

     为此皇上也训斥她多次,可非但没起半点作用,反倒还变本加厉。平日里还能有皇祖母的庇护,如今皇祖母去了佛堂上香潜心祈福七日,谁都保不住她。

     姬芮走过去,在她身侧坐下,拉着她的手,“怎么会呢,我疼你都还来不及。可你看,这成天被关在这里人都要发霉了,父皇也真是的,我本来就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禁我的足!”说着说着,姬芮想起当时父皇凶狠的脸就生气,他可从来没当着众人的面数落她过,这次休想让她原谅他。

     “诶呦小姐,这还不是因为你跟尚书千金打起来了,才让她落入池塘的嘛,谁叫你运气不好,正巧让皇上碰个正着。”说起当日的情景青茗就无奈,本来御花园逛得好好的,看见尚书大人的千金在动手教训婢女就上前二话不说扇了她一巴掌,尚书千金也不是什么软角色,两人不由分说的纠缠在一起,若是她知道打的是当今公主,恐怕连觉也睡不安稳了吧。

     “这能怪我嘛,我看见那女的就讨厌,我还后悔当时没打重点呢!”姬芮哼了一鼻子气。

     “所以!”青茗单手拍了拍姬芮的肩膀,“公主还是好生待在这里吧,别七想八想了,等皇上气消了,自然会放咱们出去。”

     青茗倒不怕被关在这里,怕就怕她的公主殿下还会想出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来,又让她进退两难,然后仍旧被她害惨,主子要是惹了祸端,下人们肯定是要跟着遭罪。

     姬芮不依,“那怎么行!如今皇祖母在外也帮不了我,所以青茗,你一定得帮我,是姐妹就要两肋插刀。要真出了什么事儿,我来担着。”

     你来担着?我能信?青茗心道。

     “既然公主这么坚持,青茗自然是会相陪了。”虽然不太愿意,但主子都发这么说了,哪能不从。

     姬芮开心的用双臂抱着青茗,“就知道你最好了。”太棒了,要是有青茗相助,她们一定很快就能出去。

     她要去见炎熠珩,去见熠珩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