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因果报应
    被元享拉了一段路,速度渐渐缓了不少,见对方瞄了她好几眼,欲言又止的模样,她看着心里有些难受。

     “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苏阮撇了撇嘴道。

     被看穿的元享有点不太好意思,嘿嘿一笑,“也没什么,就是刚刚那位公子……你们认识?”

     “说认识也谈不上,只不过在路上遇到了歹人,多亏有恩公相救,侥幸捡了一命,不然现下我便是一具尸骨了。”

     “噢~原来是这样。”元享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像是探索了未知的秘一般,饶有趣味的点点头。

     “怎么了?”苏阮转过头问他。

     “随口问问,就是有些好奇而已。”

     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苏阮停下脚步忙问,“对了,恩公也是军营的,元大哥可知晓他是哪个营的?”

     “他没告诉你?”

     苏阮摇摇头。恩公嘴巴紧的很,也不知为何连姓名也不肯与她说,不过看他器宇轩昂,衣着不凡的样子,不是家里很有钱就是军官不会很小。

     元享有些讶异,不过看刚才大将军的样子,怕是没有告诉她,那他还去多什么嘴?万一被发现,后果可不堪设想。大将军做的事,也只有宋将军能理解了。

     “那我更不知道了,军营这么大,哪能谁都认识的?”

     苏阮想了想,也不无道理。

     陈威躺在床上,手捂着肚子一直呜呜的喊着,脸上参出冷汗,两脚不停的变动,疼得双眼都懒得睁开。林正垠倒是比他硬气,虽脸色难看但却不吭一声,宁可双拳握得喀喀作响。

     “看什么看!都滚!”林正垠气恼,这说来也怪,好端端的生的什么怪病,吃的用的和大家都没什么不同,怎么就偏偏是他俩才会如此?难不成真是恶事做多了,得来的报应?

     听他这么一呵,大伙儿都不敢做多停留,匆匆散去。但心里无一不都是高兴的,想着这两人终是有这么一天了,一定是老天看在眼里听到了他们的呼吁,为他们出的一口恶气。

     “活该!谁叫他们平日里这么飞扬跋扈!依我看,这就是因果报应!”丁堂气愤的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

     楚烨华尴尬的应和着笑了笑,眼神飘忽不定,用衣袖拂了拂额角,“是……是……”

     “不过,这事儿倒还真有些奇怪。”丁堂悄悄望了一眼对面,轻声对楚烨华道。

     楚烨华一怔,结巴道,“何……何怪之有?”

     “这不明摆着的嘛,你说他俩早上还生龙活虎的,下午就躺床榻上下不了地,疼的哭爹喊娘的,有这么悬乎?我可不信。”

     楚烨华咽了口唾沫,一愣一愣的,装作听不懂。

     阮弟啊阮弟,你若再不回来,为兄的就要撑不住了。他在心里祈祷了上万遍,亏心事儿这种事情,他可从没干过,今儿算是败在苏阮手里了。

     正不知如何是好之际,便看到了苏阮和元享进到了帐子里,他赶忙逃离丁堂的追问到她身旁,轻语,“怎的如此慢,让为兄一顿好等。”

     “路上有些事情耽搁了。”

     “那你……”

     “苏阮,你先来看看他俩的情况如何。”元享不等楚烨华把话说完就把她拉到陈,林两人床前。

     楚烨华气结,死盯着元享半天,叹了口气,跟上前。

     苏阮居高临下,语气平淡,“疼了有多久了?”

     这明显问的就是林正垠,陈威疼的根本连话都听不清,只有他看起来头脑清晰些。可谁知林正垠根本不屑于理她。

     “问你话呢!”元享没好气道,他其实也是知晓这两人的恶行,可军营这种鱼龙混杂之地,不公的事情太多,他怎么管的过来,况且还是少管为妙。

     林正垠见是元享发话,也不得不开口,“要是没本事,就别浪费时间。这么多人都奈何不得,就凭你这娘炮?扯淡!”嘴唇颤抖着,声音抖动的厉害,却还是一脸的傲气。

     “你说谁娘炮!我家阮弟岂是你这种目中无人的小人能辱骂的!”楚烨华气的挽起袖子就要前去大干一场。

     “楚大哥!”苏阮挡住他,“别耍小孩子脾气。”

     楚烨华眨巴着眼睛,慢慢放下举的高高的手臂,有些委屈,“他……他说你是娘炮……”

     苏阮满脸黑线,要是手上有枪,她现在会毫不犹豫扣响扳机。

     安抚好楚烨华,苏阮转过身对林正垠道,“可你现在唯一的出路,就只能信我。”随之露出一个满满的笑容。

     “或者,你也可以继续忍着,反正痛的也不是我,对我没有任何影响。”说罢便转身欲走。

     林正垠皱着眉头,看了眼身旁呜呼的陈威,加之这腹中疼痛实在难忍,冷声道:“暂且让你试上一试,若出了岔子,就别怪我无情。”

     鱼儿上钩!

     苏阮装着给他俩把了脉,再表现出一副难以言说的表情,使林正垠一阵紧张,大伙儿则是看好戏一般,时不时的往这里望望。

     “得了什么病?还能医治吗?”元享有些担忧,毕竟军医本就不多,若是再少了两人,那战役一起,怕是不够用了。何况平日里也有不少士兵生些奇奇怪怪的病症。

     “这病……”苏阮故意吞吞吐吐。

     “怎么了?”林正垠倒是心提到了嗓子眼。

     “这病说严重还不至伤了性命,说不严重却也伤的不轻。”

     “说清楚!”林正垠显然有些不耐烦了。

     “是食物吃的不合,导致中了毒。简单点说是食物中毒,比较厉害的一种罢了。”

     “食物中毒?我怎从不知这吃食还会中毒的?”楚烨华问道。

     “种这种毒的人一般便会头晕,呕吐,腹痛,腹泻,面色铁青手脚发凉,由轻变重,若不及时抢救,便无药可医,只能等死。”

     “而你们,还有挽救的机会。”

     “废话少说!”林正垠不满。

     “不过,你们得按我说的去做,不然,我也不能保证你们的性命。”

     不得不说,心情很是舒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