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 来是将军
    这可真是个笑话,要她与一个素昧平生的陌生男子同屋睡?那她的名声岂不是毁于一旦,且不论这些,若是被发现她女扮男装来军营,那可是欺君之罪,立论当斩的。搞不好还会被抄家灭族,她一人便会害死无数条无辜的性命,苏阮心里紧张的有些害怕。

     “宋将军怕是弄错了吧,小人何德何能,能得大将军赏识提拔。”嘴上虽说得云淡风轻,可她明显感觉到自己喉咙发出的音节在微微颤抖。

     宋景烜也很是摸不着头脑,这炎熠珩办事儿总这么奇怪,他只不过在她面前美言了苏阮几句,就被她给看上了?待遇还这般好,能为她破了例。自打认识她以来,还真没见过她这么看中一个人。不禁多打量起苏阮来。

     别说,看着倒还挺稳重实诚的。以前怎么没发现。

     “这你得去问大将军。”宋景烜笑道。顺势朝圆桌看去,这菜样貌还真不赖,没想到苏阮看着瘦瘦小小的,这做饭的本领可是不容小觑啊!

     “呃……”苏阮一时语塞。

     “宋将军,苏阮只不过一介草民,家道中落,只想着混口饭吃,并不曾想做什么医师,还望宋将军体谅,与大将军说说,另寻他人吧。”苏阮说话小心翼翼,心中甚是忐忑,她是万万不能接下这个职位的,不然,后果她可不敢想象。

     在军医营,即便是与男子同住,可人多,她不怕,何况谁会在意她一个小小的军医。在大将军的营帐内就有所不同了,整天对着同样一张脸,时间长了便熟悉了,疑虑会越来越多。

     宋景烜双手抱胸,有些不满了,“这么说,你是打算违抗大将军之命了?”

     他当然要生气了,这厮也太不识好歹了,这么好的差事竟不愿做,还搪塞推辞?多少人想爬也爬不上的高枝,如今她这么轻而易举,不应该欣喜若狂才对吗?不过,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必须把这货给办成了不可。

     “宋将军误会了,小人并无此意,只是……只是小人才疏学浅,不能胜任将军给的职务,还望将军成全。”成全啊,一定得成全,不然她得提着脑袋过日子了。如今想想她有些后悔了,倘若没来军营,没显现出她的医术,那眼下的状况会不会就没那么糟糕。

     “啰嗦!说来说去你还不是想借故推脱。难不成是嫌给的职位不够高?”宋景烜有些不耐烦,他一个武将,哪那么多唾沫可嚼?

     “不,不是,不是……”见对方语气有些嗔怒,苏阮慌得额角参出些汗来,都说打仗的人都是一些粗鲁汉子,一个看不惯就是杀,该不会是真的吧?害得她现在连头都不敢抬。

     楚烨华瞅着,这多好的事儿,阮弟怎这般糊涂,若是推了,可就没了。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在她耳边轻声道:“阮弟,这多好的差事,人人想都想不来,若真做了大将军的医师,那还怕陈威兄弟二人么。”

     苏阮一眼瞪过去,“闭嘴!”这呆子,真想把她往火坑上推吗?

     楚烨华震的一哆嗦,“噢……噢……那,那行……阮弟随意……”竟然凶他,阮弟可从未如此过,楚烨华心里有些委屈。

     “既然不是,那这事就这么定了。往后大将军的起居饮食,大小琐事都归你管了。明日本将便会派元享来接应你。”说着宋景烜也不等她辩驳,竟自顾走了。

     “宋将军……”苏阮跑上前两步。

     看着眼前的人头也不回,她深知这回,是彻底完了!

     见宋景烜离开,大家一窝蜂的拥着苏阮,阿谀奉承的话更多了,可她却无心听,扯动着嘴角,稍稍说上几句客气话,算是回应。

     “苏兄弟,我就知道你是个人才,是金子早晚会发光。”

     “如今宋将军亲自来传达,可谓是看重你苏兄啊!”

     “对对对对,往后还得多劳烦苏兄弟了,毕竟大家兄弟一场……”

     ……

     听着各个儿的都围着苏阮打转,陈威看着炉火中烧,啃着手中的馒头,恨不得把它嚼的稀巴烂,以此来解他的心头之恨。

     ***

     翌日,傍晚时分。

     苏阮理着自己的行囊,既然事已至此,那也没有转变的可能。与其与上面对着干,倒不如爽快接受,想想接下来的日子该如何应对。官大的理儿大,她知道即便她再抗拒,总还是有办法让她服从。

     “阮弟,你如今升了职,这日后定是将军身边的大红人。你可不能忘了我们的兄弟情分,得多回来走动走动,看望看望你大哥。”楚烨华心里甚感失落,虽说阮弟有这样的成就他为之欢喜,可一想到要与她分离,便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我苏阮是那样的人么,”苏阮狠狠的朝他胸脯上一拍,“再说了,我又不是去什么极乐世界再也回不来了,只不过换了个地儿睡而已。你还姓楚,我还姓苏,是兄弟当然要多来看看你了。”

     楚烨华开心的一把抱着苏阮,“阮弟要一言为定,不许诓你楚大哥。”

     苏阮被这一举动懵得瞪大了眼睛,却并没有推开。她知道,楚烨华是在这个国度里待她最好的人,就如同她亲人一般。

     走的时候,楚烨华还万般不舍,在帐外站了很长时间,直至她的背影不在,方才叹一口气,重至帐内。

     “这便是大将军的营帐了,你自己进去吧。”元享道。

     “谢过。”苏阮点了点头。

     从外头看起来,这大将军住的营帐就是不一样,不仅大而且气派。

     掀开帐帘,没想到里面还有一扇木门,双手轻轻拉开,蹑手蹑脚的走进去。

     她被此刻看到的一切所震撼,这这这,这哪里是什么军营的营帐,这分明是宫中皇子皇孙所住宫殿中的卧室。

     想不到一个打仗的将军还有这样的闲情雅致住这样有趣的营帐,看着倒不像是个野夫,更像个文人雅士。

     忽闻前头传来阵阵脚步声,苏阮只听得心脏“扑通扑通”的声音,定定的听着,步子也不敢跨开。

     临至跟前,苏阮忙作了个揖,把头低得死死的,“小人苏阮,见过将军。”

     “抬起头来。”清清冷冷的声音从头顶飘下。

     苏阮诧异,这声音,怎么……

     抬眼望去,惊呼:“恩公?!!!”知道自己失了态,忙捂住嘴。

     恩公是当今大将军?之前从盗匪手中救下她的,是大将军?这……怎么可能呢?她需要好好整理一番,这脑子乱的很。

     炎熠珩瞧着她锁眉呆愣的样子甚是好笑,却又洋装道:“听说,你不愿接这个职,怎么现在想通了?”

     “恩……将军误会了,小人是太过愚钝,高兴的忘乎所以,不知怎么着手才好。”差点一不小心又叫上恩人,说错了话,不过也是,像大将军这种人物,还不知救下过多少条人命,又岂会在意她这微不足道的小小角色,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如今她这样,倒像显得刻意攀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