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姓楚名烨华
    这是苏阮从现代穿越到古代另她最开心的一件事情。一定是上天眷顾她,看她一个女子出门在外无依无靠,不知怎样存活下去,便给了她眼下这般好的选择,让她也不必愁该上哪儿去,做个什么门生,再好好过完这辈子。

     往后,她只需想一件事情,那便是如何去医治人,救人。这也是她作为一名医者最向往的,如果就这样简简单单,她倒也乐意。

     可现实终归是现实,它如同你所想的往往天差异别。

     元享把她带到了另一个账内,“公子暂且在这儿歇着吧,有什么事儿喊我一声,我就在外面侯着呢。”口气倒是比之前好了很多,人看起来也和善了,近看些长得也挺可爱的。

     “有劳了。”苏阮点了点头。

     进了帐子,本想着寻着床就睡下,这一路劳途奔波也甚累人,可天不遂人愿,偏偏床位都被人占了空。让她不知所措。

     看着各位都是一副不搭理她的样子,到嘴边的话也咽回了。只好去找方才那位士兵大哥。

     “大哥,容我问一句,还有床位吗?”苏阮还是挺不好意思的,毕竟她现在男子装束,怕人误会了她是娇生惯养之人。

     这一问让元享也很苦恼,他皱皱眉,撅了撅嘴巴,“没有了,帐子是简陋了一番,想着就是住一个晚上,所以也没备多少,”顿了顿他又道,“嗯……若是公子不嫌弃也可和我住一屋,虽然床不大,不过两个人还是能睡的。”说完还一脸天真的看着她,等着她回答。

     苏阮心里欲哭无泪,倘若她真是男子又岂会介意,可偏偏就是个女儿家。

     “那也不必劳烦,有是最好,若是没有我将就一下便是了。”

     没等元享说话苏阮就一溜烟的走了。唉,真真是徒增烦恼。她还从没想过一个女儿家驻扎在一群男人堆里的情景,现在她总算了解了。

     她就纳闷,为什么军营不得有女子出入呢!这算哪门子规矩!

     想了想她妥协了。决定找着墙角就这么靠上一晚,只要过了今晚就好,过了今晚就万事大吉了。她这么安慰自己,要随遇而安,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放下包袱,贴着墙坐下,双手抱胸,不去理会身边嘈杂的声音,闭目打算就这么睡去。

     过了好一会儿,似是有人拍了拍她的胳膊,“小兄弟,小兄弟?”

     苏阮揉了揉眼睛,抬头慵懒的睁开双眼,一脸女子的妩媚,“嗯?”

     男子看痴了,他从未见过一个男人长得这般面容娇丽,肤质白皙,一时间竟答不上话来。

     苏阮才知自己失了态,她现在可是个“男人”,却还像个女人一样,真该打。

     男子约莫一尺八,二十上下,一身书生气,面容较好,粗布麻衣,家中应该不富有。

     “何事?”审视了一番后,强装淡定,问道。

     男子回过神,赶忙起身作了个揖,头低得老低,“小生多有冒犯还请兄台莫见怪。”

     还是个实诚人。苏阮有点想笑。

     站起身,拍了拍尘土,摆摆手道,“不怪不怪。”

     男子摸了摸脑袋,傻笑了几下,“我看你睡地上有些不妥当。就想着让你和我一起睡,这样你也不必这么辛苦。”

     “好意在下心领了,可我有个坏毛病,不习惯和人睡一张床上。没事,只一晚而已,我还没那么娇贵。”她其实很想睡床,即便古代是木床,睡着也舒坦啊!

     男子听后没多做顾虑,笑道:“如此,那便你睡床我睡地。”说着还把她的行囊放置他的床上,他自己的则抱在胸前准备坐下入睡。

     苏阮愣了,两个素昧平生的人,为什么待她这般?她想不通。

     苏阮赶忙上前阻止,“不可。我来的本就晚,何况又不是什么露宿街头,你……”

     男子打断了她,“出门在外总要有人照应,这地凉,你生的这般娇小,吃不消的。”他说的一本正经,怎么都不肯她睡地。

     也是服了他,这么书呆子。

     苏阮没再辩驳,看了一眼装作熟睡的那名男子,无奈摇了摇头,转身上了床,安心的睡去。

     这晚,绝对是有史以来她睡得最最舒心的一晚。

     马车咯噔咯噔作响,“咚!咚!咚!————”苏阮被震得脑袋猛撞了三下,疼的她直吸气。这去洛州的路也太不太平了,一路过来被撞的次数不下数次,再撞她可真要成傻人了。

     楚烨华一脸关心模样,“这车抖得厉害,你可当心些。”

     苏阮揉着脑门,尴尬得红了脸。

     “生的这么娇里娇气还敢跑去军营,是去送命的吗!”车内一面目凶像的男子一脸的瞧不起。

     苏阮心里嘲讽了一番,不跟他一般见识。

     却有一个声音响起,“这位兄台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作为杏林中人,医人救人乃是我等的职责所在,即便此去危难重重,也不可畏惧退缩。所谓医者父母心,怎能看着他们受苦受难?”最后还不忘对着她问,“苏兄,我说得可对?”

     自昨晚后,他俩就成了兄弟,俗话说得也甚好,在家靠父母,出门靠兄弟。

     苏阮不可置信,呆子果真是呆子,也就他这样的奇葩能解释得这么自得其乐,真笑傻了她。

     “是是是。”

     得到她的许可,他又道:“苏兄只是长得娇小了些,却有大智慧,宁可苦了自己助了别人,我们应当像他学习,像他这样为国出力的好男儿已经少之又少,兄台又怎能如此说呢?”

     “再者……”

     男子瞧他一副滔滔不绝的样子有些懊恼,“行了行了,我多嘴了还不成,你可别再说了。”

     苏阮被他逗笑,傻是傻了点,人还是不错的。

     赶了一天一夜终于到了离洛州城外的三十里处。

     看到了规模庞大的地带,她震惊了!原来古人都是在这样的地方带兵打仗的!

     宋景烜这次可谓高兴的很,寻到炎熠珩一脸嘚瑟样,“这回我可是给你找到了宝贝。”

     炎熠珩扫了他一眼,擦着手中的剑,不理,示意他接着说。

     “一个比宫中太医都还厉害千倍的人!”宋景烜说着连腰板儿都挺直了。

     果然擦剑之人停下动作抬起头,看向他。

     “我可从没这么夸过人。我亲眼见他不到一柱香的时间把五六个呜呼的伤兵治得不喊疼还能下地走路。比以往那些个碌碌庸庸的厉害的多得多!”

     想了想又道:“只不过长得有些秀气,唯唯诺诺的像个女子。”

     “噢?”炎熠珩嘴角轻轻上扬,似笑非笑。

     唯唯诺诺的像个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