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喜怒无常
    炎熠珩今儿得空,去探望宋景烜,结果非但没给她好脸色,还一个劲儿的怨气发在她身上。

     “炎将军,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这太阳也没从西边儿出来啊!”自打苏阮在她身边做了医师,她是越发的懒了。以往还会稍稍来管管那些新来的将士,训训他们,这段日子倒好,人影都不见,也甚少到他那边走动。宋景烜站在指挥台上,看着正慢步走来的炎熠珩讽刺道。

     “来看看你。”炎熠珩回道。

     宋景烜盯着她,瞠目结舌,一时说不出话来,怎么,还变了个人了?

     “有没有徇私舞弊。”淡淡的下半句话出口,宋景烜便想拍死眼前的人,他还纳闷呢,这炎熠珩是脱胎换骨了?原来是自己想的太多。

     炎熠珩当然是知晓的,他嗜酒如命的弊病几乎军营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几月前的一天她便听人说,有个滑头的士兵,借着这个由头,拿着上好的酒去讨好他,他看后二话不说接下,去除了那士兵的三天集训,还给他加了菜。顺时间士兵营炸开了锅,都说那人厉害的紧,连宋将军都这么器重他。

     之后她便罚他三月不许碰酒,而那满肚子黑水的士兵则受之鞭刑,在床榻上躺了足足一月。

     至此,宋景烜再不敢背着她做些什么,即便她什么都不管不顾,但他身后似乎总有一双眼睛,逃也逃不开。罚他不喝酒,就是要了他的命,比什么罚刑都难受。

     宋景烜尴尬的咳了咳,“得了,你厉害说不过你,我甘拜下风。”

     炎熠珩轻蔑的一笑,“知道就好。”

     “他们近日可还安分?”炎熠珩负手而立,望着台下诸多的将士,抬了抬下颚。

     “在我眼皮子底下,还敢掀了天不成?”宋景烜得意的笑道。

     察觉身旁之人的寒气逼进,一双冷眼扫向自己,他赶忙补上。

     “前些日子是有人闹事,说是太苦太累受不了,上头的人只顾着掌权不管他们的死活,元享压不下来,还被无故打了一顿,现在脸上还有淤青。”

     “噢?还有这事。”炎熠珩领了这么些年的将士还是头一次遇上这样的,闹事是有,敢把元享打了的,他们可是第一批,呵!这些小子,有点胆量。

     “我岂能让他们生事,早就把闹事的治得服服帖帖的。”宋景烜开口。

     炎熠珩早习惯了他无时无刻不忘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习性,也不去反驳。

     “既然你那么有办法,往后还得多劳烦你宋将军了。”

     “你!……”你行!真能下套,就知道自己逍遥快活!真是不懂什么叫兄弟情。

     ***

     苏阮今天特意为楚烨华做了晚饭,见他先前对自己做的饭喜欢的紧,便想起为他做上一顿,好些日子没见了,也挺想念的,手上提着篮子,小步的走着,生怕把篮里的饭菜倒了。

     临近,看到不远处一个背影,在晾着药材,苏阮嬉笑一声,轻声轻脚的走到他身后,大喊一声:“楚大哥----!”

     身前的人明显身子一抖,吓得跳了一下也跟着大喊起来,差点打翻了刚弄好的药材。

     苏阮瞧他的反应,笑得前俯后仰,合不拢嘴。还别说,吓人还真挺好玩儿的。

     楚烨华当即转过身,本想开口大骂一通,一看是苏阮,便喜上眉梢,一脸的震惊,“阮……阮弟,原是阮弟……你果真没忘记大哥,回来看我了。”

     “瞧你那傻样,见着我怎么还结巴起来了。”苏阮逗他。

     楚烨华脸一红,憨笑道,“我……我这不是高兴嘛……”

     苏阮见好便收,也不再为难他,“晚膳用过了吗?”

     楚烨华摇摇头。

     只见苏阮笑着抬起右臂,领着篮子在他眼前晃了晃,“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那笑,映着落下的夕阳,泛着光,灿若星晨,直至多年后,他也未能忘却。

     “膳食?”

     “可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

     楚烨华隔着篮子也闻到了里面飘出来的香气,笑得眉眼弯弯,“为兄定全部吃完,不剩半点。”

     随后苏阮同楚烨华并肩一齐至军医营帐内,到饭桌前坐下,打开篮子,拿出六道诱色可餐的菜肴,霎时间香飘十里,芳香四溢,所有人都注意到这里。

     “苏阮,是苏阮回来了?”

     “什么苏阮苏阮的,人家现在可是医师。”

     “对对对,苏医师……”

     大家伙儿一拥而上,围着苏阮又是一阵阿谀奉承,全全没了以往的态度,至少那时他们显得更为真诚。

     不过只有丁堂例外,他依旧叫她为苏阮,没有表面的客套话,只问了她近日的状况。

     楚烨华看着看着,聒噪起来,站起身挤进人群,拉过苏阮,不满道:“这些阿谀奉承的话就别说了,扰得我饭都没心思吃了,大家都散了吧。”

     也不知哪儿来的火气,他平日里说话可不这么带刺儿,见他这般,大伙儿也都识相的绕开了,该做什么的便做什么去,不再多说一句。

     苏阮坐下,看了看一脸憋得通红的楚烨华,噗嗤一声笑出声,“你怎么了,火气这么旺,谁惹你了?”

     “你还笑!”楚烨华扒着饭,瞪了一眼苏阮,“你说你如今能来看我一趟次数本就不多,还被他们白白占去了时间,哪有这样的道理?说得还尽是一些无用的废话……我当然是……”

     “楚大哥不会是吃醋了吧。”苏阮听他说得愤愤不平的样子打趣道。

     殊不知这一句话,似是给楚烨华打了一声警钟,吃醋……他吃阮弟的醋……

     “阮弟又拿为兄寻开心,以后这胡话可别再乱说了。”楚烨华虽吃着饭,可这眼神却闪烁不停。

     “好~!听大哥的还不成。”苏阮撇撇嘴,拉着小长音,这个呆子,真是一般的呆。

     ***

     从楚大哥处回来,天已经有些黑了,她拉开木门,看里头没人,便松下心来,她出去可是未跟大将军说过的,因为找不着她,所以也就没提前通报。

     “回来了。”

     刚想伸手打开卧房的门,冷不丁的身后就飘来一个声音。还是被抓了个正着。

     “将军……”苏阮缓缓转身,喏喏得道。

     从景烜那里回来便不见了她的踪影,四处找也找不到,没个人通报,也没留个字条,急得她都不知如何为好,还以为她跑了去。没曾想碰见元享,从他口中得知苏阮做了饭菜给楚烨华送去了。

     还真是好心肠。

     “本将军听闻你不仅医术好,厨艺也不错,可是?”装作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出言。

     “只不过能入胃,口味不奇怪罢了。”苏阮扯扯嘴皮子,有些不详的预感。

     “那日后本将军的膳食也都由你来做了。”语毕不容苏阮多想便进了卧房。

     苏阮其实也不觉怪异,以大将军的性子,本就该如此,她应早早料到。可还是气的她心有不甘。她又不是佣人,这么任她呼之即来。

     真是个喜怒无常的家伙。